疫情對阿里巴巴影響大嗎?

2020-02-14 10:11 來源:互聯網

QQ截圖20190613150315.jpg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阿爾法工場,作者林曉晨,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2月13日晚間,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NYSE:BABA)公布了2020財年第三季度財報,營收與每股盈收數據均超預期。

具體來看,第三財季總營收1614.56億元,市場預期1592.09億元,去年同期為1172.78億元,同比增長37.6%;第三財季調整后每股盈收18.19元,市場預期15.75元,去年同期為12.19元,同比增長49.2%。

新冠病毒肆虐,眾多知名企業紛紛伸出援手支援防疫工作。阿里巴巴作為中國電商業龍頭,不僅積極捐款10億元,而且還針對電商商家提供六大方面20項扶持政策,助力在疫情中受損的中小企業發展。

在20項政策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減免平臺商家經營費用”。眾所周知,阿里巴巴的支柱業務為中國境內To C的零售平臺業務,在總營收中的產比超過6成。

阿里巴巴減免商家經營費用的做法被很多市場人士解讀為未來業績將會受損,投資價值將會大打折扣。而在我們看來,不管是從剛剛公布的財報,還是從長期基本面,阿里巴巴都依然是值得長期投資的標的公司。

強勁的業績

從阿里巴巴2月13日公布的2020財年第三財季數據來看,其中亮點頻現。總的來看,2019年雙十一成交總額2684億元,創出新紀錄,在雙十一的強力助推下,阿里巴巴第三財季總營收達1614.56億元,同比增長37.6%,超出分析師的一致預期。

本季度阿里巴巴創造了多項第一次,由國內零售平臺創造的營收規模首次超過千億,達1104.58億元;阿里云創造營收首次突破百億,達107.21億元;中國零售市場移動月活躍用戶數量首次突破8億。在去年完成港交所上市后,阿里巴巴也成為首家同時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

在2019年雙十一前夕,阿里云將集團電商業務的核心系統遷移至其公共云上。雙11期間,阿里云的公共云基礎設施助集團處理高達 2,684 億元的單日 GMV、每秒 54.4 萬筆的訂單創建峰值,以及在整個活動 24 小時無間斷處理達 970PB 數據。集團電商業務的核心系統遷移至公共云,不僅正在為集團帶來更高營運效率,也能夠促進更多客戶采用阿里云的公共云基礎設施。

新零售方面,盒馬鮮生通過實施多業態的零售策略、引入創新舉措,以提升用戶體驗和消費者忠誠度,實現了穩健的同店銷售增長。截至 2019 年 12 月底,集團在中國擁有 197 間自營的盒馬鮮生門店,主要位于一、二線城市。在抗擊疫情的當下,盒馬鮮生為前線醫護人員提供了強大的后援支持。

不僅營收超出預期,盈利能力同樣不凡。按照美國公認會計準則,歸屬于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 523.09 億元,同比增長58.3%。第三財季調整后每股盈收18.19元,同比增長49.2%,超出市場預期的15.75元。

阿里巴巴公布的財報中,集團首席財務官武衛表示︰“展望未來,我們將繼續投資于數字化基礎設施及服務,致力支持阿里巴巴數字經濟體內客戶及合作伙伴成長,尤其是在當前這一充滿挑戰的時刻。”

疫情沖擊

雖然阿里巴巴2020財年第三季度財報表現強勁,但仍有很多投資者因當下的疫情而看衰阿里,尤其是在宣布減免平臺商家經營費用后,極端投資者甚至認為阿里巴巴已經失去投資價值。

疫情對阿里巴巴短期的業績造成沖擊是不爭的事實,但阿里巴巴卻并非風暴的中心,整體來看,其業績長期增長依然穩健,投資者沒有必要過度悲觀,以至于放大阿里巴巴減免平臺商家經營費用帶來的損失。

具體來看,2月10日阿里巴巴針對電商商家發布了《阿里巴巴告商家書》,推出六大方面20項特殊扶持措施,其中對業績影響最深的是免除2020年上半年天貓商家的平臺服務費。對阿里了解不深的投資者看到這可能會恐慌,難道阿里巴巴上半年將不賺錢了?

并非如此!實際上,阿里的核心電商營收中,占比大頭的是直通車帶來的廣告收入,天貓平臺商家貢獻的平臺服務費僅占阿里巴巴核心電商業務很小的一部分,在公司總營收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過度放大這部分損失是非常“韭菜”的做法。

所謂天貓平臺服務費指的是商家在入駐天貓時,必須提前繳納軟件服務年費才能夠開店。根據商家經營品類的不同,服務費年費的預收標準為3萬元和6萬元兩檔。但并不是預收的年費即為阿里巴巴營收所得,天貓方面還會根據店鋪的銷售情況進行年費折扣返還。

天貓為了鼓勵商家提高服務質量、擴大經營規模,將對符合條件的商家給予商業折扣,商業折扣共有兩檔,分別是年費的50%和100%。商家想要獲得折扣返還,不僅需要達到一定的銷售額,而且還必須沒有違規行為。

由于大品牌的頭部商家很容易就能夠達到天貓平臺的折扣返還限度,因此實際天貓每年真正收取的服務費年費多來自于長尾商家。疫情當下,很多行業中的頭部商家尚能夠憑借自身積累的優勢維持經營,但對長尾商家而言已經出現生存危機。

如此來看,阿里巴巴免除天貓平臺半年服務費的做法,實際相當于免除了中小店鋪上半年的“租金”,有助于他們度過危機。

我們認為,阿里巴巴免除上半年天貓平臺服務費的做法是很聰明的,長尾商家是天貓平臺重要的組成部分,正所謂唇亡齒寒,如果這些長尾商家倒閉才是對阿里巴巴業績造成真正的損失。阿里巴巴推出的20條舉措中,多數也都是對長尾商家進行的定向扶持。

“支出”并不虧

此次阿里巴巴減免天貓商家上半年服務費將會造成多大的損失呢?接下來我們就根據數據進行一次模糊推理,希望能夠“大致”的闡述問題核心所在。

根據非官方數據統計,天貓平臺的店鋪目前總數超過20萬,不足30萬,我們以最壞的情況30萬商家計算。每家店鋪收取的服務費為3萬或6萬元,我們假設這兩種檔位的店鋪數量五五開,那么平均每家店鋪繳納的服務費為4.5萬元,30萬商家的全年總費用合計為135億元。

按照二八定律,我們假設收取總服務費中,有20%的費用因折扣返還退給商家,那么實際上還需要在135億元的基礎上打八折,也就是說天貓平臺服務費一年的收入約為100億元,半年也就相當于50億元,一個季度為25億元。

當然以上數字僅為我們大致估算,并不具有權威性,而且理論來看數值應該有所偏大,但即使如此對阿里巴巴全季的營收影響也很小。我們以2019財年第四財季數據為對照,當時阿里巴巴單季營收為935億元,核心零售電商業務為584億元,單季度25億元的服務費損失僅對阿里巴巴單季度營收造成不足3%的影響。

此外,我們認為25億元的預估損失并非憑空蒸發,實際上這相當于阿里巴巴一次完美的公關活動,或許我們將這些損失理解成營銷支出也未嘗不可。在2019財年四季度財報中,阿里巴巴單用于市場與營銷的費用就超過96億元,幾乎是25億元缺口的四倍。

如果我們假設阿里巴巴正常收入了這25億元,但卻在市場推廣費用上增加了25億元的支出,這并不會影響阿里巴巴的最終業績,但如此計算的話阿里巴巴的業績就很容易讓人接受了,僅用25億元就能換來全國一致的美譽度,這筆“支出”并不虧。

疫情后業績或將報復性反彈

免除半年平臺服務費造成的影響外,很多投資者還認為由于疫情爆發,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將遭重挫。在疫情之下,確實很多地區被封鎖,物流運輸也并不通暢,這可能對阿里巴巴短期的業績有所抑制。

但實際上,歷年的新年本就是電商行業的淡季。從阿里巴巴上市至今,每年的第一季度,阿里巴巴的總營收數據都遠低于當年其他季度。在淡季遭遇疫情,盡管會短期內拉低阿里巴巴的業績,但對全年業績的影響實際是最小的。 

我們仔細回顧一下今年疫情全面爆發的時間點,大致是在春節前夕,按照大多數地區的習俗,年貨實際早已經置辦完成,當季的營銷重點并未受影響。而疫情主要影響的春假期間,電商平臺的銷售業績本就慘淡,其實對當季整體業績的影響也十分有限。

回顧歷史數據,在2003年非典期間,我國的GDP由一季度的11.1%下降至9.1%;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從2003年3月9.3%下降至5月4.3%。這些數據都表明非典疫情對我國經濟造成了一定影響。

但在非典疫情消散后,無論是GDP還是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都恢復增長。2003年三四季度,GDP增速恢復至10%;非典疫情被控制的六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就反彈至8.3%,整個2003年整體增長超9%。

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是指企業通過交易售給個人、社會集團的實物商品金額,提供餐飲服務的收入也計算其中,可以理解為我國的消費能力。非典疫情過后,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反彈預示著消費受疫情影響微乎其微。

目前疫情何時結束尚且不得而知,但春天遲早會到來。我們認為,疫情強制性的阻斷了全國人民的購物需求,而當疫情過去后,被阻斷的購物需求或將集中爆發,整個電商行業也極有可能在隨后出現報復性增長。

科技價值優勢凸顯

從報表來看,阿里巴巴的支柱業務雖為電商平臺,但其本質卻是一家以科技為驅動力的公司。疫情影響下,電商業務受阻,但東方不亮西方亮,電商業務外的很多邊緣業務在疫情中展現出超強的競爭力。

釘釘在這場疫情中,展現出成為全民應用的潛力。得益于阿里巴巴超強的TO B基因,釘釘本就在云辦公行業中具備統治力,疫情影響讓很多之前并未采用云辦公的企業都開始深度體驗,這讓釘釘的用戶體量極有可能出現大幅增長。

同時,面對疫情釘釘還快速應對,將原本收費的系統更改為免費開放的在線直播系統,此舉滿足了很多地區需要的需求。

有數據統計,截止2月10日,廣東、江蘇、山東、河北、遼寧等30多個省份的學校已經加入到釘釘“在家上課”計劃中,預計覆蓋學生數千萬人。

也就是說,在疫情推動下,釘釘已經從辦公軟件蛻變為最熱門的在線教育平臺之一。成功借助疫情“出圈”的釘釘,不知未來會否將教育當做未來的重點業務?

當下股市中,最熱門的概念除了云辦公、就是在線教育,兼具云辦公與在線教育業務的釘釘儼然成為受益最多的企業之一。對比股市中動輒瘋漲的云辦公概念股和在線教育概念股,不知成功破局的釘釘會為阿里巴巴帶來多少潛在權益利潤呢?

阿里云是全國最大的云計算平臺,雖然阿里云并未取得釘釘那么高的關注度,但毫無疑問疫情減少了企業自建服務器的意愿,阿里云同樣也是實質的受益者。

此外,傳媒娛樂領域的優酷、醫藥業務領域的阿里健康、新零售領域的盒馬鮮生,這些業務實際都在全國人民無法外出之際,提升了影響力。

總的來看,淡季中核心電商業務受到的小沖擊,并不足以讓投資者恐慌,甚至以釘釘為代表的邊緣應用的崛起,可能會讓阿里巴巴的價值不降反升。

阿里巴巴的核心競爭力并非電商,而是科技,過往強勁的業績顯示出阿里巴巴的統治力,對未來我們或許該更有信心一些。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