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媽》免費播出被全行業抵制,抖音爸爸到底動了多大的奶酪?

2020-02-18 13:47 來源:互聯網

互聯網已經顛覆了餐飲、零售、物流、通信、教育等多個傳統行業,但有個行業一直沒成,那就是電影。

但最近,可能情況不一樣了。

今年春節,所有電影都因疫情撤檔,而《囧媽》卻在網上免費播出。消息一出,瞬間贏得網友喝彩,有人表示,“這波操作厲害了”,“欠徐崢一張電影票”,“徐崢活該賺大錢”。

1.jpg

有人歡喜,也有人愁。

電影行業從業者、院線的集體抵制《囧媽》轉網播,譴責它是在“破壞行業基本規則”,發行方歡喜傳媒“置他人利益而不顧”。據統計,參與聲討的院線公司占到全國院線的70%。

這得是動了多大的奶酪,才會遭到整個行業的抵制。

 

為什么院線會集體抵制?

電影行業主要涉及制片方、發行方、院線和影院。上游制片方負責拍攝制作,中游發行方負責營銷推廣,下游院線和影院則負責放映。一般拍電影需要大量資金,制片方還會找投資人,投資人就是出品方。

2.png

三方的票房怎么分呢?

首先,繳納電影專項資金和稅費。剩下的錢,院線和影院拿大頭,國內通常57%。再余下的才由制片方與發行方分。扣除發行方的發行成本后,制片方一般能拿到票房的三分之一左右。因此,電影界流行著一種說法——票房是投資的三倍才能回本。

網大從業者、奇樹有魚創始人董冠杰說,“院線電影市場其實是非常畸形的,中間商太多了,二十億的票房,最后片方可能只能拿七億。”

一張四五十塊的電影票,真正為影片價值付費的只有十幾塊。

在這條產業鏈上,下游的院線是強勢方。用互聯網的話來說,院線掌握著流量,從來不怕無貨可賣。

中國電影市場很奇特,院線基本被大公司壟斷。前十大院線占據七成的市場,排名第一的萬達影院獨占17%。

一直以來,制作方與發行方都苦院線久矣。

2016年,馮小剛炮轟萬達影院,因為《我不是潘金蓮》在萬達影院的排片率非常低。

3.jpg

2018年,《百鳥朝鳳》的制片人方勵,63歲還公開向公眾下跪嗑頭求排片量,雖然有人質疑此為營銷行為,但反映出來院線的強勢卻是真真的。只要不給排片,再好的電影也甭想賺錢。

去年春節,《流浪地球》最初排片量只有11%,而第一名《瘋狂外星人》達到20%。后來《流浪地球》爆火后才得以增加排片量。

雙方更是時有沖突。2012年,中影、華誼、博納、星美和光線五家公司聯合要求院線提高分賬比例,由43%提升到45%,結果八大院線聯合抵制。

幾十年來,這種格局都沒有變過,只要院線還掌握著唯一的流量入口,格局就不會變。

4.jpg

但有利益的地方,誰不覬覦,只是看有沒有這個能力。線上視頻三巨頭愛騰優(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把視頻相關業務都做了,就差沒把院線電影首發搬到網上來。如今,他們也亟需新領域來突破增長瓶頸。

但愛騰優礙于牽涉到多方利益,只能迂回操作,逐漸“蠶食”。

反倒是字節跳動,外來和尚好念經,直接觸及到院線的根本利益,讓院線不得不恐懼。

 

電影行業弊端顯現,遲早被顛覆

中國為什么拍不出好電影,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渠道壟斷,缺少競爭。

電影賣出好的票房,就必須“跪舔”院線。再好的片子,不給排片也別想票房高。

因此,制片方為何要去花盡心思、費盡老力拍好電影呢?維護好院線的關系,只要電影水準還勉強,再請幾位當紅明星,不愁賣不好。

即使電影太爛,還可以刷票房、發廣告,總能吸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來觀影。

幽靈場電影就是這么操作。

晚上12點,電影院一個人都沒有,票務卻顯示滿場,甚至十幾分鐘就刷一場會造成電影火熱的假象。

沒有一個良好的環境,想拍好電影的人也是有心無力。

在這種現狀下,電影行業的人才將逐漸減少。

去年在兩會上,著名導演賈樟柯表示,過去我們國家每年生產的電影,拍攝電影是兩百多部,人才資源配置是按兩百多部電影配置的,包括人才的培養也是。現在每年產量1000部,太缺人才了,電影演員也缺。

是的,中國不缺想當明星的人,但是想通過拍電影成名的人變少。因為電影的造星能力越來越差,相反互聯網的造星能力在增強。

去年能刷屏的國產電影有幾部?《流浪地球》、《少年的你》,還有一部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

5.jpg

捧紅了哪位演員呢?沒什么印象,都是明星出演。

而刷屏的電視劇又有幾部呢?《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都挺好》、《慶余年》,里面的演員熱依扎、肖戰、王一博、倪大紅、張若昀、李沁、宋軼、郭麒麟等都火了一把,綜藝、廣告接連不斷。

互聯網對電視劇的革新走在了電影的前面。對于電影行業,擁抱互聯網或許是一件好事。

而通過社交媒體、直播、短視頻火起來的就更多了,像李佳琦、薇婭、朱一旦、李子柒、祝曉晗等等。

因此,一個立志當明星的人,用腳投票都知道該怎么選。雖然在娛樂圈里,電影是藝術的殿堂,電影演員鄙視電視演員,電視演員鄙視網紅。但當電影不行時,先去成為網紅,打造個人IP,再去拍電影鍍金,那不比跑一輩子龍套更有機會?

有人認為,人們看電影看的就是場景體驗,此次《囧媽》轉網不過是疫情下的個例,院線仍然是主流。

其實不然,人們的需求是多樣的,有人喜歡在電影院觀景,也有人喜歡在網上看。以前我們是沒得選,現在都想要。

而且從數據來看,院線過去年的表現一直都不好,數據連年下滑。去年單銀幕產出85萬,同比下降14%。6.png

資料來源:WIND,招商銀行研究院。

 

沒有線上上映電影,院線同樣在走下坡路。為啥,還不是被抖音、快手、愛騰優等網絡平臺分流了。

所以不管院線電影格局變不變,都已經受到沖擊,只是現在還沒有到不改革就會死的階段。現在的電視行業就是五年、十年之后電影行業的寫照,傳統電影人因循守舊的思想早晚要被互聯網行業沖擊掉。

當年紙媒如日中天的時候,誰會想到會互聯網媒體對其形成絕對的顛覆。

院線想反抗,也得要有籌碼才行。如果沒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傳播,這一新商業模式的到來,會因為院線的抵觸、利益的分配、權利的較力等因素而推遲,但絕對不會不來。

這次歡喜傳媒與字節跳動合作,贏了票房,贏了股價,也贏了名聲,一箭三雕。

業內人士分析,《囧媽》獲得的6.3億的轉讓價格,相當于院線票房盈利16億后歡喜傳媒所能夠獲得的收益額。但受疫情影響后,重新上映很難達到18億票房。即使是沒有疫情,在春節欄激烈的競爭中,《囧媽》也不一定能取得這樣的成績。

7.jpg

 

網播的消息放出后,歡喜傳媒的股價直接上漲43.07%,市值上漲近15億港幣,競品公司光線傳媒、萬達影業等股票都下跌明顯。

有了第一個吃螃蟹的,又有這么高的利益,還愁沒人跟進?

對用戶也好,少了中間商賺差價,能看到更實惠的電影。

《囧媽》是在頭條系平臺免費上映,根據頭條披露前三日播放量合計超過6億,1.8億人觀看。在1月的中國應用下載Top 10榜單中,頭條系共占據6個席位。旗下資訊、視頻、直播、閱讀等 App均上榜。在引入《囧媽》播放后,西瓜視頻在APP Store的排名也一度躍升免費榜第一名。

8.jpg

三贏的結局。

當然,對于字節跳動,這一動作的戰略意義遠比獲客更重要。

 

短視頻平臺的人口紅利將消失

最新數據顯示,抖音的日活已經超過4億,快手超3億。2019年6月的統計顯示,中國網民總人數也才8.54億。

這意味著增量用戶越來越少,平臺將在存量市場中廝殺。成功的第一大因素就是內容。

短視頻平臺要通過內容尋找新的增長點,只能是往優質和精良方向去找,一個是短劇,二個就是電影。

當年淘寶與Ebay競爭時,馬云正是打出免費的旗號吸引了一大批中小商家,借中小商家做成綜合電商巨頭。后來,假貨泛濫,淘寶的體量已經足夠大,難再通過中小商家去做得更大。

于是馬云將重點放在品牌商身上,打造出天貓。后來阿里幾乎所有的活動都是圍繞著品牌商,這也讓阿里的電商業績持續保持高增長。

現在的抖音似乎也沿著這條邏輯走下去。

最早一批做抖音的網紅大多不火了。抖音內容生產者也越來越專業,以前用手機隨便拍拍,現在都用上專業的設備,單反、提詞器、反光板、射燈等。如果要在內容上再拔高一等,就只能是更專業的影視行業從業者來做。

這次字節跳動與歡喜傳媒合作,還有第二階段,更長遠的合作。

第二階段合作期間為第一階段屆滿之日起至2022年12月31日,第二階合作重點如下:

1、基于前期的合作成果,歡喜傳媒與字節跳動將進一步進行資源整合,共建全新的院線頻道,合力打造“首映”品牌;

2、歡喜傳媒和字節跳動系共同出資購買影視內容的新媒體版權。

但是這條路能不能走通,還是一個未知。

在影視行業,有院線等從業者的阻擾。在互聯網平臺,也有長視頻平臺的愛騰優在虎視眈眈。

愛騰優的用戶增長、玩法的創新已經近乎停滯,收入壓力也非常大,霸屏廣告和最近這次《慶余年》的VVIP更是讓用戶苦不堪言,它們也需要尋找新的增長點。看著字節跳動如此大幅進攻,愛騰優也將加快步伐,嘗試來分一杯羹。

互聯網的特質就是顛覆傳統行業,這對行業來說卻是好事,變則通。人性就是這樣,日子過得舒服時,永遠不會擔憂,說不定哪天被看不見的敵人打入,那時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蛋解創業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