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鉆石公主號疫情帶來哪些教訓?專家后續3建議

2020-02-23 10:44 來源:互聯網


日本針對鉆石公主號的作法一再引來爭議,包括船上管理混亂以及經14天隔離后,就讓病毒檢測呈陰性、沒有癥狀的人于19日起分三天下船,就地解散返家。

日本政府認為,旅客的冠狀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就代表不會再傳播病毒,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回家,恢復與人接觸的社會生活。

臺大公衛學院副院長陳秀熙在接受《青年創業網》采訪時指出,日方作法是對下一波的疫情流行埋下伏筆。

鉆石公主號錯誤處理 或引爆下一波感染

陳秀熙說,遭感染但沒有癥狀的人,可能會夾在下船的這一批人中,回到日本引起另一波流行,令人憂慮。

下船時檢測為陰性、沒有癥狀,不代表并未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東京慈惠會大學醫院分子流行病學教授浦島充佳向《紐約時報》指出,船上旅客在檢測時可能正處於潛伏期,不能保證測試結果完全正確。

亦有部分旅客表示,他們是在周末接受檢測,這代表他們又在感染環境中暴露了3天。

不僅如此,船上的行李也可能成為傳染源。在未確定日方有無對旅客行李消毒的情況下,帶有病毒的行李可能會隨旅客一路返家。有研究發現,冠狀病毒能在環境中停留9天,陳秀熙表示,新型冠狀病毒雖喜歡在人體生存,但在環境中也能存活,只是環境中殘留的病毒量不高,傳播力較弱。

總之,種種擔心正被證實:多國在接回搭乘鉆石公主號的僑胞后,陸續傳出確診病例。

專家表示,無癥狀感染者、檢測呈陰性者,不代表未攜帶新型冠狀病毒,因此下船后依然需要做謹慎防護。圖為從鉆石公主號撤離的美國旅客。(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專家表示,無癥狀感染者、檢測呈陰性者,不代表未攜帶新型冠狀病毒,因此下船后依然需要做謹慎防護。圖為從鉆石公主號撤離的美國旅客。

2名澳洲人從鉆石公主號返國不久,就被確診武漢肺炎。澳洲衛生官員表示,雖然2人在日本檢驗結果都呈陰性,但后來驗出病毒“并不意外”,因為檢驗展開之際,疾病持續在船上傳播。

美國從鉆石公主號撤回的300多名公民中,截至22日共有18例確診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CDC)認為,來自鉆石公主號專機的確診病例還可能再增加。

以色列的首例武漢肺炎患者,也是鉆石公主號的游客。她返國時的檢驗報告為陰性,回到以色列后才確診,但尚未出現任何癥狀。

如今,日本也出現日籍旅客下船后確診武漢肺炎的首例。家住櫪木縣的60多歲女性與丈夫在19日下船,返家2天后發燒。令人擔憂的是,這對夫婦下船后,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抵達靠近自宅的車站,并在車站由友人駕車接送回家。

與日本相反,臺灣對待從鉆石公主號的旅客,采取了最高規格的防疫措施。包含旅客在內,撤僑包機上的所有人員均穿隔離衣、外科口罩與防護面罩;為了讓旅客少上廁所,還準備了紙尿褲。座位也依照旅客身體狀況分為3區管理。旅客的行李經化學消毒后,須放14天才能打開。返臺后,所有民眾先到醫院采檢2次,均為陰性再送至檢疫所隔離14天。

日本在WHO影響下的錯誤決策

在武漢肺炎疫情中,日本的反應似乎頗為遲緩,不僅針對鉆石公主號的防疫作業引來爭議,國內疫情也持續擴大。至22日,日本境內已有121例確診。臺灣資深駐日記者張茂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點出,主要原因是日本誤信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判斷,對疫情的危險性太過輕視。

陳秀熙也認為WHO確實影響了其它國家的決策,日本和韓國就是受害者。“就專家觀點,WHO應鼓勵全世界國家采取境外阻絕措施。”他舉例,就像美國、臺灣對中國大陸等重疫區發出不同的旅游警戒升級,而日、韓卻未采取及時的應對行動。

他指出,對觀光客做部分隔離、檢疫,不一定會影響觀光業。相反,如果任由觀光客照常入境,就會造成現在的日本疫情流行。之后還可能從日本、韓國、印尼、印度,再流行到其它東南亞國家。“這種沒有境外阻絕的作法就是會造成下一波的流行”,陳秀熙說,“而一波一波的流行,最終可能形成全球大流行。”

因此,WHO的正確作法是馬上更改策略,可遵循美國CDC升級警戒線的作法。“美國正在這樣做,把東南亞國家列為警示區,在通關的時候做隔離檢疫”,陳秀熙說。

鉆石公主號自2月3日在海上隔離后,截至2月21日,從1人確診激增至634例,約占船員與旅客的1/6,被稱為“海上武漢”。(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鉆石公主號自2月3日在海上隔離后,截至2月21日,從1人確診激增至634例,約占船員與旅客的1/6,被稱為“海上武漢”。

鉆石公主號帶來深刻教訓 后續注意3件事

鉆石公主號自2月3日在海上隔離后,截至2月21日,從1人確診激增至634例,約占船員與旅客的1/6,被稱為“海上武漢”。

陳秀熙坦言,這是第一次在郵輪上發生下呼吸道疾病嚴重傳播,在世界范圍都很少見。過去郵輪的檢疫偏向鼠疫或諾羅病毒,因此鉆石公主號的經驗給全世界的郵輪帶來防疫警戒。他呼吁, WHO應集合全世界各地包括臺灣,來探討這問題。

對鉆石公主號的后續,陳秀熙給出3點建議:

1. 各國要求下船者做好自主居家管理,防止“無癥狀感染者”傳染給社區或醫院。

2. 民眾在疫情流行期間,不要再乘坐郵輪。

3. 各國應為鉆石公主號的游客提供心理輔導。

“船上的那段經驗可能造成后遺癥,例如恐慌癥后群”,陳秀熙表示,這是他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待在船上這么久,我相信一定很難熬”。但由于醫療人力已吃緊,可通過志工、民間NGO組織協助,讓游客們在避免曝露穩私的前提下,以電話方式傾訴他們的遭遇,有助于心理壓力的紓解。

延伸 · 閱讀